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芬馥小說 > 古典架空 > 我家狀元郎 > 第9章

我家狀元郎 第9章

作者:肖承溫向榆 分類:古典架空 更新時間:2022-09-18 03:35:16

不成想這醫師年輕輕一張臉,卻有一顆老朽的心,如此囉嗦。

溫向榆無奈的瞥了一眼,看在一會要給肖承動刀的麵上,隻好閉口不言,不然一來一往,怕是停不下嘴來。

“可感覺到痛?”小二手起刀落,一片腐肉輕巧巧的掉落。

“哎呀,好像有一點。”肖承突然吃痛的喊出聲。

“冇事吧,冇事吧。”溫向榆忙不迭的蹲下身緊張的看著肖承。

“小娘子,接下來我會更快一點。”

“知道了,知道了。”

肖承雖然趴在看護台上,但雙手是懸空且自由的,他一把攬住溫向榆的後頸,四目相對。

“轉移注意力......”溫向榆腦海裡蹦出這幾個字,乾脆將唇向前一湊。

“唔~”雙唇的碰撞似是點燃了醫師的心,三下兩下將傷口清理完畢。

但想到這個姿勢,這個場景,還有外人在,自是臉紅到想挖個洞把自己埋起來,可為了減輕肖承的痛感,還是一動不敢動的配合著。

直到醫師一句:“好了,兩位可以鬆嘴了,在下包紮完畢了。”溫向榆才瞬間逃開。

“這傷口雖無痛感,但還是應當注意,按時換藥,不日即可痊癒。”

“等一下......無痛感......,你們都知道無痛感,剛纔還......耍我啊?”溫向榆氣鼓鼓的質問。

“小娘子莫急,要怪就怪在下吧,在下見慣了世間男女,隻覺得兩位郎才女貌,郎有情妾有意,忍不住想撮合一下。”

“照這麼說,我還得感謝您咯!”

“多謝醫師!”肖承緊忙一拜,放下銀子,順手拉著溫向榆,回頭對醫師使了個感激的眼色,便離開了。

“哎哎哎,我還冇說完,你也是,為什麼要配合他耍我。”溫向榆冇好氣的說著。

肖承突然深情的看向溫向榆,“榆兒,我是情之所至,但我保證,以後絕不當著外人麵親你!”

“我......”

“在我驚醒的那一刻,看到昏迷的你,還以為你遭遇了不測,你不知我有多難受,隻想跟你一起去了,如今你好好的在我眼前,我一刻都不想跟你分開。”

“若是我死了,你是否同我一樣感受?”肖承輕撫著溫向榆的臉,眼波溫柔的好似一汪水。

溫向榆不禁心虛冒汗,她是切身體驗過一把肖承死去的感覺的,怎麼就完全冇想過要隨他一起去了呢?唉!光顧著怨恨老天不公,忘掉對他的感情了,對,是這麼回事,自己隻是忘掉,但自己對肖承的感情肯定是真的。

“自然,自我找到你,就認定你是我的夫婿,夫婦本就是一體,定是要同生共死的。”

肖承聽到自己滾燙的心得到了同樣炙熱的迴應,用力的擁住溫向榆。

“不如我們成親吧!”充滿磁性的聲音在溫向榆耳邊散開,突然連氣息都開始充滿誘惑。

“好!”溫向榆將頭埋進厚實的懷抱中,貪婪的感受著肖承的愛意,這一刻,彷彿天地萬物都變為虛無,一時竟不知是夢境還是現實。

直到肖承的聲音再度傳來。

“既然要成親,我要去找父親和大哥彙合,先去你家提親下定,再擇良辰吉日,三書六聘,風風光光的將你迎娶進門。”

“啊?”溫向榆看著肖承真摯的雙眸,期待的望向自己。突然回過了神......

頓時想到自己遠在宣府的父親,和京都將軍府的祖母,定是不會同意自己現在成親。

明明按自己的計劃是先把人占上,待明年登科及第後再通知父母成婚,怎麼一昏頭,竟現下就同意了。

這可如何收場。

“怎麼了?”看到懷裡的人猶疑不定的神情肖承忍不住關心。

“阿承,那個......我亦想早日和你完婚,不然也不會孤身一人到這千裡之外來尋你,你懂的吧?”

明顯的感到話裡有話的肖承心上一緊。

“但是......,現在去我家提親,恐怕不行啊!不如等明年,你科考完再提也不遲,現在我們......”

肖承能接受各種理由,但唯獨冇想到會因現在還不是官身而不能提親。

他不覺鬆開懷抱裡的人,重新審視眼前的女子,溫向榆的解釋還在繼續,但肖承再聽不進一句。

對於明年的科考,他不能說對狀元誌在必得,但上榜自是心中有底的,畢竟,不管是之前的府試、院試,還是省內的鄉試,他都取得了頂頂好的名次。

他自以為,溫向榆看中的是自己的人,並非這些身外名利,是以考前成親和考後成親,無有不同。

之所以現下求親,大概是因為不想有一絲失去她的機會,更想早日給她一個名分,早日堂堂正正的保護她,雖然兩人相處不久,但總有一種熟悉的感覺讓自己願意靠近她信任她,可看來,到底是自己自作多情,她並冇有嘴上說的那樣愛慕和信任自己。

肖承想到這些心裡已然涼半截,但又實在冇辦法因此怪溫向榆,畢竟她的做法並無不對。

儘管自己已經中舉,可她畢竟出身將軍府,哪裡看的上小小舉人,怕是隻有狀元郎才能入她的眼。

這邊溫向榆早已解釋完,但眼前的男人,神色竟愈發難看,難不成是後頸的傷又惡化?

“你冇事吧?臉色這麼難看,讓我看看傷口。”抬起的手剛要觸碰到他,肖承卻後退一步。

“既如此,男女授受不親,不敢勞煩溫娘子。”冷漠的疏離讓溫向榆不禁打了個寒顫。

“哎,這位公子,你有話直說,這般做派是什麼意思?你堂堂七尺男兒,怎麼還學起女子生悶氣,話語陰陽怪氣呢?”

“我不是都說了,我父親並未在京都,武將非詔不得擅自入京,你是知道的啊,而祖母一人做不了我婚姻大事的主,等父親明年回京述職的時候再提親也可啊,不然你要去宣府提嗎?”

這兩句話,肖承算是一字一句的全聽進去了。

“初始,你對我說你是我的人,我隻當玩笑,現下我對你認真,想讓我們名正言順,你卻說時候未到,對啊,你一直說的都是未來的事情,我怎能要求你現在履行,但倘若我並未按你預言的成為新科狀元,是不是這一切都隻是一場夢,你可以自如的抽身離去?”肖承從未想過有一日自己會說出這些話,如此患得患失、不甚得體的控訴。

罷了,自己隻是有些許傷心而已,畢竟心裡也明白,這事擺在明麵上來說,向榆是下嫁,自己斷不能因愛對她施以綁架,說到底還是高估了自己。

“呃......我......”這男人心思怎的如此細膩,竟還質疑起自己的真心,自己從未想過他未中狀元的事,畢竟這根本不可能發生,可該怎麼解釋的清,上一世,兩人的感情似是婚後才培養的,且互相從未有過二心,實不知這冇有成親還要解釋是不是真的愛你這種事,當真是麻煩。

“好,你既說不清便不用說,自己好好想清楚。”肖承說罷便轉身離去,留溫向榆一人在街上淩亂。

“你......”

溫向榆望著被鮮血染紅的紫衣背影欲言又止。

男人真是麻煩!

考慮半天,溫向榆隻得出這一個結論。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